烟花升上夜空

然后光芒从空中落下

是自家的儿子,蓝色的是苛里,红色的是间追。

间追过去是穿一身绿的,和苛里在一起后因为听说“自古红蓝出cp”所以快乐地换成了红的,不要问我他下半身穿的是什么,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x

第一次电脑上画画画了好久好久x
以及我这个幼儿园水准的背景啊啊啊啊orz

这是我刻得最复杂的花纹了😂

是单子!还没画完先码一下

事实证明右利手的人用右手画的画比用左手、右脚、左脚画得好看【废话】,这个我就不打水印了hhhhhhh以及我这个右半身很有自信啊画得可使劲了x

南北院•贝拉尔

南北院•贝拉尔出生在冬岛的一个普通家庭,因为家里不养女孩而被遗弃*。
然后意外的被一只叫雪松的两翼冰种龙捡回去活了下来,被龙扶养长大。

她没有姓,不管是“南北院”还是“贝拉尔”都是名,对其他人自我介绍时只说前者,但与她亲近的人都是用后者唤她的。

南北院在她18岁生日时被她的养父雪松送去大陆的,那一年同时也是游离态魔法力彻底消失的第五年。

在抵达大陆的前四年南北院一直都是借住在养父的友人斑霜家里的。
一边继续学习理论知识一边和斑霜一起熟悉了解人类社会并进行社会实践。

南北院在离开冬群岛的时候虽然已经非常博学,但实际上只来得及读完雪松所有藏书的十分之一。

*注:冬群岛地形险...

山洞

  老家在山区,山多树多山洞也多。
  屋子对面的山上有一个很明显的山洞,洞口没什么树所以很容易就能看到。

  我问我妈:“妈,那里有什么啊?”
  她回答:“有吃人的妖怪,你千万不要靠近那里!”

  终于有一天我实在是太好奇了,拉着四岁的表妹打算去山洞里一探究竟。

  “那里面有妖怪呢!”表妹不同意。
  “人不吃饭几天就饿死了,这么久都没人进去,妖怪早就饿死了。”我告诉她。

  于是我们趁着大人们都忙着做自己的事,溜到了山洞口。

  山洞里面黑漆漆的,即使当时是下午三点从外面也看不见里面有什么。
  看着洞口外折断的小树,我有些后悔了,就算没有妖怪也可能有熊啊……但是我已经是个“大人”了...

[质问箱] 没有谁理应与我同行一生

十洲太太说得太他吗对了!!!

一条咸鱼十洲:

 来自突然又好了的质问箱



因为这个问题看上去就很着急所以我先答这个了,前面那位问写作深度广度的旁友稍安勿躁w


——


提问的这位朋友看起来还在上中学,我不过痴长几岁,感谢这位朋友如此信任我,愿意听听我的看法。难说见解,也并非什么意见或建议,不过是我虚度的几年的一些经历和一些个人看法,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


我个人觉得,交朋友还是以“我想和TA做朋友”为标准为好,找不到就不要勉强,因为交朋友是用心的。至于“人脉”,完全是另一回事:利益的交换而已。...



分别是敲坨妈头
流泪坨妈头


坨妈头脑子的朋友

呵,人生(持续更新)

0001、我爸给我整理高考资料,打印的时候用的是他打官司剩下的材料背面。

他刚刚给我拿有关波粒二象性的那部分让我看,我没太在意,随便翻了一下。

然后就被反面无名氏尸体照片吓得一哆嗦。

真是我亲爸

0002、我有时候觉得我爸在某些奇妙的方面很有平等的意识。

我:“傻逼!”

我爸:“烨儿啊,你不可以讲脏话。”

我:“……傻蛋!”

我爸:“烨儿啊,蛋不比逼干净,就算你把阴性词换成阳性词也不能掩盖它还是脏话的本质。”

······好像还挺有道理的

0003、我和小伙伴好久没见,白天偶然在路上遇见了。...

是自家崽儿!!因为对老福特的机能还不太熟悉所以打上了非常(???)的水印

1 / 2

© 烟花升上夜空 | Powered by LOFTER